当前位置: 首页 > 游戏频道 >

《狂战传说》彼之主剧情通关心得

新客网 XKER.COM 时间:2017-03-29 19:12:30来源:狂战传说吧 咖哩嘎嘎 评论:

《狂战传说》通关后很多玩家都会有各自的想法,下面小编就为大家带来玩家“咖哩嘎嘎”带来的通关后关于彼之主的一点点想法,本文涉及剧透,各位玩家谨慎。

即便玩过前作,TOB刚通关的时候还是让人极其胸闷+懵圈,被结局直接削掉一万血

不过仔细想了想,我觉得这结局里面其实还有一点让人欣慰的地方。

游戏主线有讲过,让彼之主复苏需要“容器”和“心”,姐姐和肚里孩子的献祭唤醒了彼之主,两人因为献祭转生为圣隶,容器是最后献祭的弟弟的身体,而心则需要吞噬各种情感才能完整。

终战时彼之主看到折断的梳子,还有菲和贝姐的互相扶持,觉得心里很空虚,但他以为这是因为肚子太饿的缘故,不能理解这种感情。

彼之主要吞噬数种负面情感才能完全觉醒,而在他计谋吞噬贝姐的时候没能得到最后的“绝望”。

但是在最后一战,姐夫为了最大化战力,在神依之前让彼之主吞噬了自己对人类的“绝望”,(此时镜头里彼之主一瞬间的眼神可以说明他完全觉醒了)所以吞噬了姐夫的“绝望”以后,彼之主此时应该拥有了完整心。

觉醒后的彼之主情绪崩溃又爆发,把容器也就是弟弟多年来压抑的情感表达了出来,和前面无情又冷冰冰的言行完全不同了。

公式书里很简短地标注说这个彼之主没有心,但我认为这个定义是针对游戏中一直处于对立面的彼之主的,吞噬绝望前的彼之主虽然有弟弟的记忆,对罗盘和梳子也都做出了一点反应,但毫无情感波动,满满的都是作为圣主的冷酷和骄傲,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觉醒前无情地利用弟弟的记忆对贝姐各种伤害,一口一个“姐姐”地叫着,做的事却无比冷酷。

觉醒后却向姐姐寻求着温暖,像当年的弟弟一样大声哭诉自己的委屈,各种撒娇埋怨啃咬(对,还气得咬了贝姐一口,贝姐只是哄着他连眉头都没皱一下,这里看得我直接泪崩T-T)

我觉得此时的彼之主就是贝姐的弟弟,有记忆有感情也有心,不再是一个人偶一般的工具。

正因为彼之主在最后有了心,才会激烈地释放自己的感情,才能在封印中做着只有弟弟才有的梦吧,否则没有心又怎会做梦。

虽然游戏里对弟弟和彼之主的描述很有限,但我觉得这分析应该没错。

竟然安排这么伤人的结局,真想寄刀片

幸好咱知道正太最后有史老师救场,不然又是一悲剧。

公式书里写的关于彼之主的内容其实和游戏里给出的线索差不多,隐藏迷宫里讲的比较清楚,但没有关于他是怎么出生的说法,事实上游戏里也以天族的产生机制不明而避开了这个问题。

目前已知的是,彼之主跟四大元素神是上古时代来自天界的天族,他们因为还对人类抱有希望而选择留在人界。早期被人类信仰的五大圣主,其中一个就是无名圣主彼之主。彼之主是世界的安全阀,当世界上的污秽多到无可救药的时候,彼之主就会“清洗大地”,使世界回到初始的清净状态,人类当代文明也随着人类自我意志的消失而被摧毁。四圣主在污秽消除后又将彼之主封印使之沉睡。这样的轮回在世界上已经循环了数次,人类文明一度度毁灭又复苏,这也是情热和狂战两代游戏基本的世界观。

只是封印而不是杀死,可以看出彼之主的力量虽然被人所忌讳,但又是这个被诅咒的世界必不可少的存在,因为只有彼之主有清除污秽的力量。在彼之主行使力量之前,其他圣主和人类都对污秽无能为力,tob里面也表示没有任何清除污秽的方法,这甚至曾使一部分天族感到绝望而抛弃人类。

彼之主来自没有污秽的天界,也是一名天族,游戏里提到过,天族不会产生污秽。所以他以污秽为食获取力量的能力应该不是一开始就有,很可能是后来得到的。

例如他通过强大的诅咒或契约获得了特殊的能力。彼之主觉醒需要灵魂献祭和吞噬八种纯粹的性质,游戏里唤醒四圣主也需要献祭灵魂,那么额外的八种性质就像是一种获得特殊力量的规则(参考toz里莱菈通过遵守规则获得净化之力,应该是差不多的逻辑)。

菲作为彼之主的一个碎片,能够净化污秽的白焰就是彼之主力量的一部分(游戏里也说过这点)。一旦污秽及其源头被净化,彼之主就失去了力量来源再度沉睡。

结合他以理想的翅膀为真名,可以猜想他也许是为了实现理想化的世界而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只是清洗世界这种方法在其他圣主和人类看来过于极端,以至于他被周遭所忌讳。这种理想主义和姐夫的理念可以说是不谋而合。

据此我觉得彼之主并不是因为吞噬污秽变得扭曲或者憎恨世界,这只是他应对污秽采取的一套方法,不然他受到这么多负面情绪的影响早就直接变龙了。况且彼之主沉睡以后做着和贝姐一起环世界旅行的温暖的梦,这是他的心本身纯洁没有杂质的最好证明。真正对世界造成危害的,应该是妄图利用彼之主的力量达到自己目的的姐夫。

游戏和公式书里未解释的疑点其实挺多:

1.贝姐的姐姐和她肚里的孩子被献祭给彼之主,他们的灵魂当即转生为圣隶,可见圣主苏醒需要的是献祭这种至上的信仰力量,并不是要吃掉灵魂本身。但彼之主吃掉弟弟,以及后面向四圣主献祭灵魂以后,弟弟和那些灵魂却没有在献祭点发生转生的现象。只能套用艾森的话——各种说不清,产生机制不明。

2.彼之主在沉睡中做的不是他自己的梦,而是弟弟的梦,以至于弟弟的意识还残留多少成了谜。也许是彼之主完全觉醒后的心和弟弟的记忆产生了共鸣,也许是彼之主占用弟弟身体的时候跟他的灵魂发生了融合。总之也是各种说不清让人纠结。

3.菲正太日常服装的文字说明是圣寮给发的衣服,但是游戏剧情里人家可是一出生就把这身穿得好好的,跟一号还是情侣款。出生自带衣服的圣隶是怎么回事,官方快给个说法(严肃)

《狂战传说》彼之主剧情通关心得_新客网
划红线的句子是重要线索,翻译一下:

(彼之主)虽然想要吞噬被憎恨与绝望淹没的姐姐,但彼之主的心——被薇儿贝特起名为“莱菲赛特”的圣隶保护了她。

下面一句是:

被薇儿贝特抱着一起沉眠的他,至今还一直做着在全世界冒险的梦。

从这两句来看彼之主就是弟弟无误了。区别就是变成彼之主的弟弟跟生前的弟弟性情相去甚远,觉醒前的彼之主和觉醒后的彼之主也有很大差别。

彼之主的心是菲,彼之主本身就成了一个没有心的存在,虽有容器的记忆却毫无人性。但是觉醒后却突然有了感情,还在梦里跟贝姐一起实现着曾经的梦想,想的和做的就和曾经的弟弟一模一样,没有心怎么会感到悲伤又怎么会做梦呢。(还是感觉好难解释,无论是什么前提,游戏和公式书都没有好好说明这种转变到底是为什么,说到底就是弟弟这个容器到底能保有多少意识和自我,以及他的灵魂是否还在)

我个人觉得是觉醒时弟弟的意识挣脱了束缚,从力量的压制中泄露出来。毕竟前面无论是罗盘这样的物品还是贝姐和菲的那种信任都给了他不小的触动,一次次地动摇加上觉醒后变得完整,弟弟的意识感觉更像是被刺激后迸发出来。

例如觉醒后的彼之主哭诉他有乖乖喝了很苦的药、也好好听话,他很害怕并且一直在拼命克制和忍耐,姐姐最讨厌了云云。说的没头没尾,但都是弟弟生前的感受。结合开头的剧情,只要发烧就得在家躺着吃药,不能看书更不能去外面,眼睁睁看着死期一天天临近,梦想却遥不可及,最后只能靠献祭给自己的死亡争取一点意义,这都更像是求安慰一样的撒娇,而且他也乖乖接受了贝姐的安抚,前面是动摇的话,这里更像是情绪崩溃,我觉得这个时候弟弟的自我跟彼之主的力量分离,他的意识才算真正显现出来。

咱始终还是认为会悲伤会做梦是拥有自我的证明。至少我相信贝姐的判断,她在听完了彼之主的哭诉以后,说的是“莱菲,一起沉睡吧”,说明她在那个时刻认为这就是她的弟弟。

好了,我终于把话给说圆了。

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感谢本文来源方:狂战传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