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产品与运营 >

行业之骗行业之黑,揭开互联网圈里那些外包捞金的故事

新客网 XKER.COM 时间:2015-05-26 13:41:15来源:鸟哥笔记  评论:

在高度自由、开放的互联网时代,外包早已不是什么新鲜玩意。然而,很多人仍对它既感到熟悉却又不知其一二三。简而言之,外包其实就是“做你自己做得最好的,把剩下的交给别人去做”。

所以,在互联网圈内有不少追求专注的公司会去选择外包以节约成本。可由于诸多条件的限制,并非所有的外包都大获成功。在那些成功与失败之外,外包还给我们留下了不少故事,下面我们就来聊聊这些有关外包的传说。

网络之黑

最近,小内听闻包括中国经济网、中国青年网在内的不少正规网站,均被查有涉嫌网络敲诈的情况。经过仔细了解,其实是因为网站的部分频道被外包经营,那些“临时工”在干着“舞文弄墨,意在金钱”的勾当。

行业之骗行业之黑,揭开互联网圈里那些外包捞金的故事_新客网

很早开始,包括门户在内的不少网站,出于节约人力的原因会将部分二级频道无外包给一些公司,这已是行业传统。外包公司只需每年缴纳一定“代理费”便可独立运作代理的频道自负盈亏。由于这些频道“背靠大树好乘凉”,不少人便盯上了这些肥肉。接下来,他们就会使出早成套路的“索要广告费-不成则进行负面报道-通过网络途径扩散-再有偿删帖”以获取利益。

众所周知,先黑文攻击再有偿删稿的伎俩从来都与法律背道而驰。这些年来,不管是在新媒体还是传统媒体,都有不少人因此而锒铛入狱。可如今被披露的情况却有所特殊,因为门户网站部分频道外包其实早已是行业惯例。所以某些人才能凭借外包的方式掩藏在正规网站中,不易让人察觉。

除了隐藏在门户网站下属频道中的罪恶,网络推手、公关公司们往往也会跟外包亲密结合在一起。这些利用外包打掩护的人,是以瞒天过海的方式攫取着大笔黑金。

先来说说推手的外包玩法。推手们通常在整个计划中只负责策划环节,下面的执行往往要依靠水军,这时外包就要显神威了。通过外包,他们把分散在全国各地的水军以QQ群、微信群为单位组合在了一起,部分大V口中的所谓“十万铁骑”便是由此而来。根据所发帖子的类型,水军们通常可拿到从几毛到几块不等的单帖报酬。虽然雇佣水军的费用不菲,但与推手们凭此可拿到动辄数十万上百万的推广费相比,简直就是太便宜了。

再来谈谈一些公共公司是如何耍外包花样的。由于很多大企业在需要网络营销时往往会在广告公司、公关公司间几经辗转,而最后联系到的公司很多时候会采取外包的方式作为解决方案。他们的外包方案其实就是雇佣写手加水军,这时问题来了,网络水军内部组织松散,容易出现例如采取极端手段来攻击对手的一些失控行为。此外,价码因为层层转包中的抽成儿不断提升,而质量却根本无法保证。不过,钱已经到手,他们也就不管那么多了。

码农之苦

作为行业的核心力量之一,广大程序员们早已把通宵达旦不分昼夜的工作当成了家常便饭。尤其是广大外包码农,他们的苦逼程度甚至可让什么“凌晨四点的洛杉矶”都成为浮云。

行业之骗行业之黑,揭开互联网圈里那些外包捞金的故事_新客网

然而,在生死攸关面前,这一切为了工作、为了前途的苦逼却都成为了死神的帮凶。今年3月份,就职于深圳某公司的张斌在负责华为外包业务时,因长时间的熬夜加班最后猝死在了酒店的卫生间。根据知情人士的透露,为了这个项目,作为团队骨干的张斌是“把自己活活累死了”。

随着智能手机的井喷式发展,用透支生命的方式工作已经成为行业常态。而外包公司则压力更大,程序员们往往面临上级催,客户问,外包方顶,所以加班成了家常便饭。在张斌离世前的几个月里,他和同事们为了项目进度已经不仅是加班到零点,经常是做到二三点甚至五六点才告以收工。高压之下,他们只能选择用透支生命来换取时间,最终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接下来,让我们再看看大洋彼岸的美国。2012年,某通讯设备公司在检查自家主服务器的异常VPN访问时意外地发现了自家明星程序员Bob的惊人秘密。作为公司核心员工,Bob从来都是解决问题的专家,他凭此拿着6位数的高薪。可这些年来,Bob之所以可以让所有问题都迎刃而解的原因竟是因为在雇佣外包。

根据了解,Bob拿出自己工资的20%雇佣了中国沈阳的一家外包公司来负责自己的编程工作,所以他才会无所不能。他甚至把VPN认证令牌也通过联邦快递寄给了对方,这正是他露馅的原因。有了中国小伙伴后,Bob每天如同公务员般的喝茶、看新闻、发推特、逛网店,然后再例行公事般的发工作总结,下班回家。我们不难想象公司在得知真相后的反应,可那些沈阳外包码农们对此会有怎样的心情,小内却是不忍去想。

需要面对生死的考验,还可能沦为海外同行的廉价劳动工具,外包码农的工作岂一苦字可以形容。

行业之骗

前面我们聊过那些利用外包幌子捞金的黑手以及外包码农的苦楚,下面再来讲讲行业内其他和外包有关的坑骗之事。

行业之骗行业之黑,揭开互联网圈里那些外包捞金的故事_新客网

听闻腾讯将要进军手机维修领域,看来这块潜力市场也终于被巨头们重视起来了。不过,极具潜力的手机维修市场目前但仍处于非常原始的状态,原始到越是大品牌的所谓“维修中心”往往越不可靠。

小内犹记得自己读书时曾因手机故障跑过一次诺基亚的维修中心,虽然当时以顺利解决问题告终,但回来后从前辈那里了解到的情况却令我十分后怕。我得知所有的诺基亚维修中心不过只是外包授权,而无论是哪个级别的维修中心,价格不透明是它们唯一的共同规则。这一点,在如今的众多三星授权维修点、苹果授权维修点里仍然继续存在。此等乱世,的确需要有新势力引发变革了。

如果说欺骗消费者只能算是“小骗”的话,那欺骗投资人则可算是“大骗”了。在广泛运用外包的游戏领域,这样的“大骗”就比比皆是。就在去年,小内曾听说这么一个故事:来自成都的80后小秦率领自己的团队一个月便做出游戏demo,并以此开始寻求天使投资。他最初表示只需几十万元,凭借一副梦想家的高逼格姿态,最后70万元投资到手。

投资到手之后小秦就开始耍起了花样,他声称需要上海美术外包公司以呈现游戏效果,可90万起的高额费用使得此前的投资只是杯水车薪。投资人在经过一番了解后,选择了追加90万。然而,事实却是小秦所谓的美术外包公司就在成都本地,费用才不到20万元。剩下的70万元,被双方根据早已定下的协议辗转通过各种费用“洗”出来,由涉事诸人私下分了。

类似的故事在业内其实屡见不鲜,比如去年曾轰动整个游戏界的“成都育碧总监门”中,伪造履历的当事人张文军便是以游戏外包公司创始人身份招摇过市。他通过自己手中的鸿尚科技,这个连固定办公场地都没有空壳公司,力邀了不少行业精英相助。张文军经常动辄大谈什么千万大单,实际上不但私吞外包费用甚至还克扣工资。然而,这些也不过只是游戏行业过热发展中的荒诞一幕而已,更多的闹剧还远未结束。

如开头所说,外包在“把剩下的事交给别人去做”之宗旨下,成功案例肯定是大大多于坑爹货的。但正因为外包这样的模式早已广受欢迎,它反倒成为了不少人别出心裁捞金的工具。所以,我们不仅应该做自己做得最好的,还应把剩下的交给正确的人。

来源:互联网圈内事

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本文来源:鸟哥笔记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