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产品与运营 >

创业新路:约炮这么纯洁的事 怎么能被爱情玷污呢?

新客网 XKER.COM 时间:2015-05-25 23:11:52来源:创业邦  评论:

创业新路:约炮这么纯洁的事 怎么能被爱情玷污呢?_新客网

陌生人社交中的难题永远在于用户双方“破冰”这一痛点,在大梦科技创始人付强看来,包括职场,兴趣等层次的社交需求,远远无法与“认识姑娘”这一点相比。这一暗合马斯洛需求理论的观点表达并无差池,可问题在于,在社交产品设计层面,有关陌生人社交的功能永远需要以性需求驱动,以约炮终结吗?

仟寻时代创始人黄晶系愿人人网副总裁,正在开发一款匿名社交APP,他将兴趣,商务等需求比喻为咖啡,而两性在社交中体现出的需求就相当于是水,离了不行。

随着陌陌完成上市,资本市场对此类项目的态度和热情开始有微妙变化,在切入口上复制已有的成功路径显然不可取,要在陌生人社交这个似乎愈发狭窄的垂直领域里掘金,产品经理们的难度空前加大。

大梦科技产品总监张曦夏尝试从另一个维度讨论这一问题,其要点在于“降维攻击”,即在解决比如商务,兴趣等需求的同时,“捎带手把炮打了”,会不会是取胜之道?

以下为大梦沙龙第一期——社交专场实录节选:

付强 大梦科技CEO

Thomas 腾讯开放平台总监

黄晶 原人人网副总裁

蛋姐 蛋解创业CEO

张曦夏 大梦科技产品总监

付强:像会会是搞职场社交,不就是把一群人凑一块吗?这样的社交需求有多大?包括曦夏爱搞文艺青年的局。称为什么兴趣社交,可在我看来所有这些东西加起来,都没有我想认识一个姑娘的需求强。

黄晶:兴趣社交的问题是被很多东西分流了,很多垂直社区做的很透,包括豆瓣什么的。当然这个需求也没有约炮那么强,想要的时候我就抓心挠腮。

Thomas:兴趣很难是刚性需求。兴趣也会变,但是性不会变。

黄晶:兴趣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需求,打比方说,你兴趣就是咖啡,但你你没有水就不行。

曦夏:我想从另外一个维度讲,我把正事儿办了同时能把这炮约了,这才是高效率。

付强:正事儿和约炮是两回事儿!?

曦夏:正事是商务。我把正事儿办了把钱挣了还把炮打了。

黄晶:这个场景不存在吧?

曦夏:这个是个人能力问题。第二个是我把兴趣玩了,我把高尔夫打了,然后我把炮还打了,这是更高效的需求。如果说有一个产品如果从这个维度区思考这个问题,那约炮就是一个捎带手的事儿。

付强:Uber进到中国之后,滴滴没躺枪,易到没躺枪,陌陌中枪了。以前我在陌陌上约炮得注册用户,把方向盘拍进去,手表拍进去,带着墨镜再来一张,然后找出来LBS周围500米发500个“你好”出去。现在简单了,我开车出去直接拉一个活成功率据说能到30%,这远远高于陌陌。

黄晶:拉10个能中三个的这种,那是很小的一部分人。豆瓣也是一样,豆瓣小组主要是用来交流和约人的地方,但整个豆瓣小组的流量就是10%。所以它只是一种营销策略,尤其是Uber,那么多司机能开上30w的车的人有几个?只有这些人是可以约得到的。

付强:其实陌生人之间最难的就是破冰,什么东西效率最高?草莓音乐节什么的是效率最高的地方,你笑什么曦夏,有感触吧?

曦夏:音乐叫有一个名字叫混帐。不知道大家经历过没有。帐是帐篷的帐。

付强:不知道。你想这个音乐节和Uber都在干这么一件事儿,就是解决我见姑娘第一面,除了说你好之外,能高效地在一瞬间之内打动你的话题。我们之间的社交建立在一个立足点之上,而不是建立在莫须有的需求之上。

曦夏:Uber就是这种,我把家回了还把炮打了,就是那种高效。就用户需要我不是特意非要去打这个炮。

所以我觉得不要为了做社交而做社交,我一个朋友做的是一个叫“想借”,大家把自己优美的东西借出来,有借直升飞机的,有借趴赛的,有借手磨咖啡的,有借啤酒机的。借的背后其实是在做社交,比如说借羽毛球拍备注是你要跟我一起打,他借lonely planet俄罗斯版备注是你要把你去俄罗斯好玩的地方画下来,下次我照着你的书去玩。

所以像想借这种,借东西,交换,或者是音乐节这种交流。还有Uber这种只要是拼车也是一种交易和交换,这个纬度为基础之上都可以叫社交,就是人跟人之间互换价值。

如果像陌陌为了社交而做社交,为了我要认识你然后去做这么一个东西,那这个东西的成功率就像街上搭姑娘的成功率是一样的。

黄晶:他只是给了你一种期待,就像那个探探,基本上大部分人用这个的用户实际上把它当做一个美图的,可以不停看到美的照片而已。我相信在探探(当然我没有约过),如果我是开法拉利肯定能约出来,而且一约一个准。但我们只是每天上去刷一下看看美女照片,也很有意思。

曦夏:我总结一个观点,现在越来越多的产品都做得社交化了,当基于对手交易的产品越来越多之后,大家的社交都会被这些产品的社交充斥起来。包括借东西,借车,租房子,airbnb。这种东西充斥了我的生活后,剩余的陌生社交需求其实是有限的。

黄晶:对于有资本有能力的人来说,约炮是无处不在的,我之前有个同事,帅小伙,大高个,文艺青年,他开始在豆瓣上约,逐步发现现在约到的成功率最高的地方是在SAME上。一个月在SAME上聊了5个,其中有2个,一个从上海飞过来,一个从海南飞过来。他是90年的,他约的都是90后。

曦夏:有一个低效跟高效的问题,最低效应该是陌陌,全是陌生人,没有一个意识共同体。SAME有一个,就是大家都是文艺青年,而且不是老文艺青年,都是90后,他有共同体在。

黄晶:对,他们有互相的认同感,豆瓣上人都老了,都是70后80后了,然后SAME上全是90后。

付强:所以这个事儿Thomas就比较有发言权。Thomas是老牌文艺青年,以前是湖南卫视的编导,潜规则太多,就跑到互联网圈儿来了。什么叫老牌文艺青年?喜欢过70后,喜欢过80后,还喜欢90后。这就叫老牌文艺青年。

Thomas:老炮!

70后呢,其实蛮难约的,同龄人没有把同龄人放在眼里。我蛮重视90后的习惯。关于90后研究我们那时候有个结论,叫做独而不孤,就是自己很独立但总是会有途径找到自己想要的人,62%的人可以切断跟过去的联系。

曦夏:它是一种party文化

Thomas:在我们以前那个年代,一般就是缠缠绵绵啊,我是风儿你是沙,牵一次手就好像管一分钟就要管你一辈子的感觉。所以我完全不理解这个状态。我原本想用一下SAME,但试了试直接删掉了,没看明白。这就是70,80,90后的重要差别。最好约的就是80后了

付强:其实这就是一个信息时代的差异,你为什么会珍惜你摸一下手的那个人?为什么你觉得摸一下手就变成一辈子?你触达率低,你70后没有办法,就认识你们班那几个女同学,想跟其他班那几个女同学认识都挺费劲的,你想认识一个外地的女孩,还得从杂志后面给人写信当笔友。

Thomas:哎,你怎么都知道啊?

付强:以前我也……哈哈

蛋解:前几天的万物生长,电影我没看,但是我看了马佳佳拍得那个以90后为主的约炮故事,他们对于约炮这种感觉就跟出去玩一下,吃个饭一样,他们很有效率,觉得谈恋爱很浪费时间,这就是一个需求。

付强:谈恋爱,男女之间这事,归根结底是一个试错,70年代的时候试错成本高,我逮着一个觉得差不多合适,而且要想再找下一个特别难,因为触达率低,现在有了互联网,试错成本变得特别低,拿出手机方圆五百米,能搜出500多个,一个“你好”就发出去了,15%的人给我回复一个你好,我就一个个试,看能把谁约出来,感觉不好再约下一个,试错成本低了,这是归根结底的原因。

曦夏:等于先实习,最后签offer,大家现在90后都是在实习的状态,最后才把工作定了,签一个三年的,或者一年的。你再想一下原始社会,在大森林里面,没有这么多伦理的时候,就是这样的。

我的感受就是93后非常开放,开放不是一个贬义词,她对这个事看的已经很淡然了,她甚至比我还能更早抽离走。甚至当我有一点感情的表现的时候…

第二个感受,我身边很多例子,两个人是从约炮开始的,然后谈恋爱,意外怀孕。前天我住付强家,有一个姑娘来找我,是京东的产品经理,她说我先跟你说一事,我就随便说了一句,我说“你怀孕了。”她说“啊”,她跟她男朋友就是从约炮开始的,一起谈恋爱,然后意外怀孕了,双方父母都觉得ok,90后是这样开始的,先实习,最后签约,不会被最后签约那一下框住。

豆瓣很早有一句话叫“约炮这么纯洁的事,怎么能被爱情玷污呢”,对么,说白就是你要不会玩,就别玩。

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分享给您的好友,谢谢!本文来源:创业邦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